資本巨鱷 潛伏水下–“亞洲糖王”的金龍魚即將登陸國內A股

廣告位

本文源自:市界《資本巨鱷,潛伏水下》

雖然縱橫東南亞數十年,早已富可敵國,但與同為巨賈的李嘉誠、李兆基等相比,郭鶴年卻十分低調。

郭氏家族商業版圖橫跨東南亞,在中國內地亦隨處可見,北京地標性建筑國貿中心,分布在各大城市的嘉里中心寫字樓、香格里拉大酒店……如果這些都不常見,沒關系,霸占著食用油市場龍頭地位的“金龍魚”,你不會陌生。

??郭氏集團創始人 郭鶴年

7月12日晚,證監會網站披露了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益海嘉里”)創業板上市招股書,公司擬發行不超過5.42億股。金龍魚躍龍門,即將登陸A股。

從益海嘉里披露的信息中,我們見識了郭氏家族巨大商業版圖的一角。益海嘉里2018年營收達1670.74億元,要知道,2018年A股快消品企業前兩名伊利股份和貴州茅臺,營收都還不到800億元。毫無疑問,如果上市成功,在A股快消品企業中,益海嘉里將是營收規模之最。

郭鶴年在自傳中有一句總結:郭氏的基因,是商人和營商賺錢的基因。他熟練運用金錢和政商關系,構筑起龐大的商業帝國。

與其他東南亞“教父”一樣,郭鶴年身上亦存爭議。如《權利的游戲》終章,最終趕往臨冬城的各路梟雄,誰不是踏著灰燼而來。

東方糖王

1924年,郭鶴年出生在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市,祖籍福建福州。

在郭鶴年看來,父母的婚姻一場盲婚啞嫁。從結婚那天起,父親就一直沒有善待過母親,吸食鴉片、沉迷賭博、包養情婦,有時甚至幾天不見蹤影。

郭鶴年覺得,商場上的成功侵蝕了父親的靈魂,讓他過著一種完全逃避現實的生活。雖然郭家有營商賺錢的基因,但是郭鶴年從父親那里得來的,幾乎全是反面的案例。母親才是影響他一生的人。

從小,母親對他的家教就非常嚴苛。如果調皮搗蛋,母親會讓他脫掉褲子,然后用細細的藤條打他,在屁股上留下傷痕。上學時,他穿著短褲,母親就打他的小腿,故意讓他丟臉,提醒他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。

郭鶴年被母親打過50到70次,在他的印象中,沒有人比母親更有原則。她總是勸告郭鶴年:“永遠不要貪婪,永遠不要。”

郭鶴年將母親比作自己背后隱藏的船長,在自傳的扉頁,郭鶴年寫著:“謹以此獻給先母鄭格如——郭氏集團的真正創始人。”足以看出母親對他的影響。

母親曾告訴他,大米、糖等都是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食物,無論如何不能從中牟取暴利,不要成為推高主要糧食價格的罪魁禍首,因為窮人都是以此為生。

然而,郭鶴年恰恰是在食糖上發家的。

1948年12月,郭鶴年的父親死于冠狀動脈血栓,其兩位遺孀和八個子女都分得遺產。隨后,郭鶴年籌組成立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,于1949年4月1日正式開始營業,經營米、糖和面粉,后來又將業務重心轉移到了糖上。

郭鶴年稱糖為“最廉價的必需奢侈品”,因為食糖不是主食,但是又不可或缺,而且易受自然環境影響,價格波動大。

對于一個貿易商而言,價格變動大,就意味著可以賺取巨大的利潤。

從現貨到期貨,郭鶴年感應著市場的脈搏。讓他成為“東方糖王”的關鍵節點是1963年。

當時,食糖市場停滯多年,糖價一直徘徊在每噸22~28英鎊之間。那年年初,歐洲遭遇了80多年來最嚴寒的冬天,郭鶴年預感,食糖市場將有異動。

市場果然開始復蘇,走勢一直向上。那年夏天,郭鶴年不斷入貨,他在新加坡持有實貨2萬噸,還不斷買入期貨,每噸均價35英鎊,而當時的市價在40英鎊上下。

但是,價格突然狂瀉,一度跌至30英鎊左右,郭鶴年差點一敗涂地。

直到9月,颶風橫掃加勒比海,侵襲了當時全球最大的糖出口國古巴。一時間,糖價飛漲,一路漲到每噸60英鎊,郭鶴年悉數出貨,獲利巨豐。那個秋天的瘋狂,是他人生中以最短時間賺得最多的一次。

這一年,郭鶴年的現金純利達1400萬馬幣。1964年年底,倫敦某晚報將郭鶴年稱為“東方糖王”,這個稱號從此流傳開。

期貨只是郭鶴年糖業生意的一隅。

1957年,馬來亞獨立,之后,馬來西亞聯邦成立。1965年,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聯邦,成立新加坡共和國。

在《亞洲教父》一書中,作者認為,“東南亞獨立后,政府最早批準的壟斷公司和企業是那些經營糧食進口貿易的公司。這類許可證的創造并不是為了讓教父中飽私囊,它旨在杜絕投機買賣、穩定那些被認為是基本日用品的價格,但是對競爭的壓制最終卻確保了大亨們得到了現金流,而數十年來喂養著大亨們的資金來源。”

在馬來西亞,郭鶴年曾是限制精糖和面粉進口政策的受益人。

橫向游動

在大歷史的進程中,郭鶴年抓住了不少機會,但也面臨著“淺灘”。

在馬來西亞,不管是經營面粉廠、做飼料加工,還是延伸到壓榨植物油,市場總是很快就飽和。郭鶴年覺得自己就像淺水中的小魚,只要試圖往下一潛,就會撞到池底,所以,不可深潛,只能橫向游動。

后來,酒店業成了郭氏集團多元化經營中重要的一環,但郭鶴年初次踏入這個行業多少有些偶然。

1967年,郭鶴年的朋友買下了新加坡柑林路一側5.5公頃和對面0.8公頃的土地,當時,這一大一小的兩塊土地,平均每平方尺還不到5元坡幣。

他的朋友一開始計劃在這黃金地段興建排房,但后來經人建議,計劃變更,要在新加坡美麗的市中心建一家高級酒店。

郭鶴年在新加坡與政府高官關系不錯,于是,朋友找到他,想讓他幫忙申請將那兩塊土地改為酒店用地。

從1960年代到1970年代前期,郭鶴年平均每年有近100天住在歐洲最好的酒店,他知道最好的酒店和服務應該是什么樣子的。

最終,郭鶴年同意了。他們只讓出10%的股份給郭鶴年,但整個項目的啟動都是依靠郭鶴年一己之力。1971年,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開業。之后,香格里拉酒店蔓延開來。

??新加坡世界首家香格里拉酒店

1960年代,郭鶴年就考慮將公司的一些部門遷到香港,終于在1974年,他下定了決心。

稅制是郭鶴年選擇移居香港的首要原因。據他所說,當時,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政府好像在競賽,看誰能從財富創造者身上征得更多的稅。“兩國均對我們的利潤征收懲罰性的稅率,如果你賺了1元,基本上只能剩下0.5元。”

郭氏集團的部分高層管理人員移居香港,成立了嘉里集團。郭鶴年在香港待的時間也有來越多,直到1979年,他也搬了過去。

當然,期貨交易也隨郭鶴年遷到香港,因為他是主要操盤手。不到20年,香港的嘉里集團躍升為郭鶴年在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香港三地中最大的集團。

郭鶴年在香港的第一次重要投資是在1977年11月,他買下了九龍的一塊地,興建了香格里拉大酒店。時至今日,它依然是郭氏集團酒店業務皇冠上的一顆寶石。

剛到香港那幾年,嘉里集團租了一些公寓讓定期從新加坡來的人留宿,可是每兩年租約期滿后,租金總是大幅上漲。這給業務帶來了一定的阻力。于是,郭鶴年把高管叫過來:“如果租金這樣漲下去,我們永遠無法在這里站穩腳跟。我們必須投資房地產市場。”

于是,嘉里建設有限公司成立了。它成為郭氏家族投資香港和內地房地產的主要公司,并于1996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。

郭鶴年在內地的第一個項目在杭州。那是1982年,只不過是杭州飯店的翻新項目。郭鶴年投入2000萬美元,歷時18個月,翻新后的酒店,就是今天的杭州香格里拉飯店。

1983年年底,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香格里拉酒店項目簽訂,郭鶴年投資7200萬美元,完成了整個項目的建造和配套。

截至2017年,郭氏集團擁有和管理的酒店達100家,分布在多個國家和地區。此外,還有36個項目在籌建或興建階段。因此,郭鶴年被稱為“酒店之王”。

不過,郭鶴年最為耀眼的投資項目,還屬北京的地標性建筑中國國際貿易中心,這是當時最大的中外合資房地產項目。1984年11月,郭鶴年在人民大會堂簽約。

在寸土寸金的CBD,國貿中心總建筑面積達110萬平方米,而且只租不賣,郭鶴年成了國貿的金牌“包租公”。

郭鶴年說,在商業生涯中,他不斷往更深、更富饒的海洋進發,“這讓我可以得到更多的漁獲”。

拆伙分家

大家族總少不了是是非非,郭氏家族也不例外。

郭氏家族如郭鶴年一樣,異常低調,鮮有正面采訪的報道。據已公開的資料顯示,郭鶴年有兩房太太、八個子女。但在郭鶴年看來,侄子郭孔豐才是郭家下一代最有才干的人。

郭鶴年原配夫人名為謝碧蓉,兩人育有兩子郭孔丞、郭孔寅,以及三女郭敏光、郭璇光、郭綺光。 不過,郭鶴年幾乎沒有參與這5個孩子的成長,他那時總在外面,馬不停蹄。

1970年代,移居香港前后,年過半百的郭鶴年愛上了一個叫何寶蓮的年輕女士。

原配夫人謝碧蓉從1947年起就陪伴著郭鶴年,身邊人一致覺得謝碧蓉有高尚的理念和價值觀,十分受人尊敬。郭鶴年也說她是一位絕佳的賢妻良母。

二人并沒有離婚,維持著原有的關系,只是郭鶴年搬走了。后來,謝碧蓉罹患乳癌,于1983年離世。

1979年,郭鶴年在香港太平山頂的紅梅閣買了一棟別墅,與何寶蓮生活在那里。兩人育有一子兩女,兒子名為郭孔華,女兒叫郭慧光、郭燕光。

在這8個子女中,長子郭孔丞曾被正式指定為郭鶴年的接班人。

郭孔丞如今已65歲,但外界對他少有了解。最接近公眾的一次,還是因為與鄧麗君的戀情。

1981年,郭孔丞與鄧麗君私下訂婚,但是豪門規矩多,郭孔丞的祖母要求鄧麗君婚后脫下歌衫,不得拋頭露面。鄧麗君無法接受,最終,兩人分道揚鑣。

1999年8月,年近76歲的郭鶴年決定從郭氏集團的前線退下來,站在另一邊觀察繼任人,也就是他的大公子郭孔丞。

? 嘉里集團董事長 郭孔丞

郭鶴年將自己的“老臣”柳代風安排給了郭孔丞。柳代風生于吉隆坡,從1960年代末起,郭鶴年每次出差都有他陪同,是郭鶴年的私人秘書,忠實可靠。將集團的韁繩交給郭孔丞后,郭鶴年希望柳代風像做自己助手時一樣,輔佐郭孔丞。

2003年2月,尚不到62歲的柳代風心臟病突發離世。恰逢非典爆發,香港和內地遭受重大沖擊,導致香格里拉酒店入住率大幅降低。同年,郭鶴年復出。

郭鶴年說,是上述兩個因素促使他復出,以解決集團面臨的問題。可是,過去兩年,他只是看似退了,實際上還駕馭著公司的所有業務,甚至參與決定員工獎金。盡管他不再去辦公室,但是他住的地方很近,很多人還是去家里找他。

到底誰接班?答案越來越模糊。

郭鶴年非常欣賞侄子郭孔豐。郭鶴年覺得他有特殊的創業天賦,能力與自己不相伯仲。

??豐益國際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郭孔豐

郭孔豐是郭鶴年堂兄之子,1949年生于馬來西亞豐盛港,從新加坡大學畢業后,直接進入了郭氏公司。他很快就學會了做米、麥、玉米、大豆的貿易,沒過多久就可以獨立工作。

后來,郭孔豐為郭氏集團開發出了大豆油業務,他預判到,食用油將是一個巨大的產業,而中國是一個蘇醒的市場。于是,他橫向整合、縱向開拓,事業越來越大,并將業務擴展至中國。

但是在1990年,郭孔豐負責的部門在主要的幾筆期貨交易上失手,部門沒獲得多大利潤。1991年初,郭孔豐找郭鶴年商量獎金一事,郭鶴年說,獎金是按利潤分配的,你的狀況很尷尬。

郭孔豐說:“叔叔,我一直想跟您說,我想另立門戶。我現在提出辭職。”

離開郭氏集團不久后,郭孔豐又找到郭鶴年。他想買原來部門的業務,但是被郭鶴年拒絕了。這個時候,郭孔豐已經在開展自己的業務,并且與郭氏集團形成了直接競爭。

“金龍魚”品牌就是郭孔豐在郭氏集團期間開發的,自立門戶后,郭孔豐的新公司提出法律訴訟,稱該品牌應該歸他所有,但是未果,“金龍魚”保留在了郭氏集團。

到2000年,郭孔豐的食用油和油籽業務已經發展到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印尼、中國、印度等。到2006年,他已經將業務拓展到化肥、船運等與郭氏集團直接競爭的領域。

離開郭氏集團的這15年間,郭氏叔侄沒有過直接溝通。

2006年,郭孔豐的上市公司準備配股,郭鶴年知道后,終于跟侄子取得聯系,買入了1500萬美元的配股。后來,郭孔豐業務擴張尋求投資,郭鶴年建議兩家業務合并。

合并重組于2007年6月完成。重組后的公司叫豐益國際,是新加坡證券交易所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,郭氏集團擁有約三分之一的股份,郭孔豐當前擔任公司董事長和CEO。

這次合并,進一步鞏固了其在中國糧油市場的地位。

豐益國際間接控股益海嘉里,后者為金龍魚運營主體。

營銷對于消費品的重要性,益海嘉里深諳其道。早在1996年,金龍魚的廣告就登上了央視;在2006年第15屆女排世錦賽上,金龍魚成為中國女排主贊助商。

在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上,豐益國際排在248位,2017年營收高達438.46億美元。

郭鶴年曾說:“錢財是好是壞,我并非裁判,但既然財富是社會的組成部分,我就不得不投身這競技場。”

在這個競技場里,郭鶴年退休又復出,似乎總也離不開。

在香港維多利亞港的嘉里中心,已經快96歲的郭鶴年,依然從早忙到晚,繼續他的商業傳奇。

(完)

本站部分文章來自網絡,不代表云南糖網立場及觀點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372439.live/2019/07/3321.html

作者: admin

發表評論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086-17608830848

在線咨詢: QQ交談

郵箱: #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8:30,節假日休息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關注微博
返回頂部

坚果工厂赚钱吗